有熟客來店詢問對有關「某動保協會理事長割狗聲帶非法繁殖」的新聞有何看法?

 

這位理事長有無從事非法犬隻繁殖,我並不清楚,我也無從得知答案,只能跟大家一樣靜待調查的結果。

 

記得去年底邀請呂秋遠律師來小店演講時,呂律師用了一些司法案件例子說明,內容不少,不過我大概歸納為:

1.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,要思考其真實意義、

2.自己必須要有獨立思考的過程、小心被媒體錯誤引導做出不正確的判斷、

3.法律不是萬能,法律的價值在保護背後更重要的權利...

 

所以,我覺得當某一個人只憑「名犬、割聲帶、地下室」這三點,就草率的認為流浪貓協會理事長在從事非法繁殖,便把自己未經證實的結論po在網路傳播,接著新聞媒體也朝流浪貓協會真的有從事非法繁殖的方向報導。

我覺得太荒謬了。按照呂律師上次的"開示",套在這個例子上,我認為有兩個謬誤發生:

 

(一)把合理當正確的謬誤---

單憑看到有狗(貴賓名犬)、被割聲帶(非法繁殖場裡犬隻的特徵)、地下室(隱密空間),直覺連想到這是「非法繁殖場」,這樣的聯想是合理的沒錯,不過,不一定就是事實。

記得名偵探柯南常說:「真相永遠只有一個。」

是的,一件事情的真相只有一個,可是別忘了,合理的推測卻有多個。很多人常捕捉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後,就很容易當之為真,就認為那一定是對的。如果後來的答案不是自己原本認為的那樣,還會拚命去找各種解釋,來支持自己的判斷是對的。

我認為,不要輕易滿足一個你認為的合理答案,因為這樣會很容易錯過尋找正確答案的機會。

ex.
從非法養殖場救出的狗,這些狗的聲帶早已被無良業者割除,又找不到適當的收養家庭下,而被安置於地下室,用以寵物美容訓練用。

這樣的解釋也合理吧,為什麼這位仁兄沒往這方面想?

 

(二)妄下結論的謬誤---

我們常常在理由不夠充分,或是沒有明確理由的情況下,就直接下結論,尤其是在內心早有定見的想法時,最常發生這種錯誤。

ex.仔細思考這個結論是否已有足夠的證據支持:

1.狗的聲帶是理事長指示是割的嗎?

2.該處有繁殖、買賣的事實嗎?

目前看了所有訊息,還沒有發現有足夠的證據支持以上二點,況且目前此案已經移送偵辦,調查過程不是三天二天就可以出來的,那為何只在看一下下,竟可以妄下這樣的結論?

---
假設
理事長被證實是冤枉的,並沒有網民指控的那些行為,那流浪貓協會及理事長本人的名譽討得回嗎?曾參殺人,曾參還沒殺到人,曾參卻已被砍死,怎麼辦?

 

如果
調查證明理事長真的做了那些差勁的勾當,那協會則必須趕緊將不適任的理事長換掉。

 

不要因為這件事而抹煞掉協會志工對貓的愛心!
不要因為這件事而抹煞掉協會志工對貓的愛心!
不要因為這件事而抹煞掉協會志工對貓的愛心!

 

假如理事長真有做錯事,並不代表整個協會都做錯事,因為在我們台灣,也只有一個人認為鹿茸是耳朵的毛而已。

 

以上,是我目前對這件事情的淺見。
最後希望在這次災難中當天使的毛小孩可以安息,還在搶救的可以恢復健康。

※話說呂律師拍照時居然縮肚子,而我居然"鬆懈"了...恨呀~~~

 

12341376_10153800418278792_231063965470777011_n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小源仔部落格

小源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